最後一次插入並射向了她的下體

最後一次插入並射向了她的下體

我第一次和她做愛時就覺得,我這輩子大概再也離不開她了。

  以前曾經有位大哥跟我說過,男人若是碰上一個很好的女孩,以後再碰其他女人都沒意思了。

  當時我還不相信,雖然已經經曆了好幾個女人,但並沒有那種唯一的感覺。

  我想,男人跟女人不就那麽回事嗎?有什麽希奇!

  但是碰到她後一切都改變了。她是我同事,在工作上我們合作很愉快,平時關系也很好,但還沒好到要上床。那次也是湊巧,和她在房間裏單獨相處。她的筆記本電腦出了點問題,讓我幫她看看。

  我就靠在她旁邊和她說話,天有點熱,我們都是夏裝,起初也沒在意,慢慢地我的身體就有反應了,我已經很久沒碰女人了,不知不覺和她靠得更近,最後抑制不住在她耳邊親了一口。

  她馬上扭過頭來看我,滿臉通紅。我想,壞了,她要發脾氣了。

  但她什麽也沒說,只是看著我。她和她男朋友分手也好一陣了。我想她大概也需要發泄一下,低聲問:想不想來一下? 她點點頭。她很愛幹淨,先去簡單地洗了一下。我也洗了洗,然後和她上床。我分開她的大腿時她還有點別扭,但她很快就自然了。

  她的下面很熱,很濕,但是非常緊。剛剛進去時她一個勁兒地說輕點輕點好疼啊。

  我想她很久沒做了,在她的身體裏覺得非常舒服,再加上很久沒有性生活,立刻就來了高潮,要射精。我怕她不高興,也不想給她惹麻煩,就拔出來射在了她的小腹上。

  她的皮膚很白,小腹平平的,軟軟的,灘著我很多的精液,顯得很性感。我用紙幫她擦幹淨,隨即又興奮起來。我說我還想要。她笑了,說,想就做呗。 那天下午我和她做了很久。

  因爲一開始射掉了,再做就堅持了很長時間。她真的非常棒!平時看不出來挺嬌小的一個女孩子,衣服下面居然是那麽誘惑,身體很柔軟,真是柔若無骨,因爲骨架很小,所以觸手豐潤,但外觀上一點也看不出臃腫。她的乳房很豐滿(後來我才知道她用C杯的胸罩),乳頭卻小小的,紅紅的,我一看就忍不住想吮吸。

  最讓我迷戀的是她的下身,總是輕輕一挑就有反應。

  我覺得那就像個深淵,我跳進去就拔不出來了,也不想拔出來。當時我就想,她的身體爲什麽會如此美好?我只想和她做愛,一直做下去。 和她做完愛,我們之間也沒什麽,只不過好像親密了一點,她看我的時候笑得多了一點。我才發現她是那麽耐看,平時真沒仔細觀察過她,現在是越看越漂亮! 緊接著我出差了。

  在賓館裏總有電話打來問要不要按摩。我沒什麽,同屋的同事卻有那麽點意思,但他不好意思一個人,要我陪他。于是叫了兩個小姐來按摩。

  同事來興致了,想放一炮,到浴室裏去衝涼,按摩女郎把衣服一脫就跟進去了。而給我做按摩的小姐一面用乳房蹭我的背,一面對我說很便宜,想讓我也來一下。

  說實話我有衝動了,那個小姐也蠻漂亮,但不知爲什麽,我就是搖頭沒答應。當時我一想到和女人做愛就想到了她。她不在,我確實沒什麽興趣。

  出差一個月回來,看見她我就有點激動。晚上我約她看電影,電影演的什麽我也忘了,拉著她就走出來,對她說我想和她交往。她看著我挺好笑的神情,就算是同意了。于是我帶她回房間,那是我第二次跟她做愛,我吻遍了她的身體,最後吻她的陰部。我從來沒吻過任何女人的陰部,我覺得不潔。

  但那天很自然地就把嘴放在了她大腿間。她叫了一聲,揪住了我的頭發,雙腿夾緊了我的脖子。

  那天晚上我們做得天昏地暗,也不只做了多少次,我要了她要,她要了我要,她還要,我再要……我真覺得像書上寫的那樣,死在她身上都值了。 起初她不願意和我同住。

  但那時我們的性事非常頻繁,每天都做兩三次,晚上做,白天也做,她就放了些零碎的生活用品在我的房間。而晚上做得很晚後,再送她回去就比較麻煩了。

  于是她慢慢地就住在我的房間裏,我們開始同居了。有時早晨醒來,彼此都還沒睜開眼,我就俯在她身上,很溫柔很安靜地和她做愛,房間裏唯一的聲音就是她陰部裏汩汩的水響;到晚上她就和我瘋,和我鬧,在屋子裏到處跑,要我捉她,我一捉到她,她就笑著喊救命。

  她喜歡和我玩這種“強奸”式的遊戲,我會用睡衣的腰帶把她的手捆起來,強行脫掉她的內褲,她會半認真半玩笑地掙紮,這種掙紮讓我特別激動,等**進去時,她就說:強奸我吧!

  她喜歡我激烈地對她。她在我身下呻吟起來,非常婉轉,非常動聽。而在她興奮時,我在她耳邊說點粗話她就更激動,很快地高潮。

  我出差的機會很多。在賓館裏當然有電話打進來問要不要服務。我不要,對別的女人真是沒感覺,要做愛只和她做。我給她打電話,聽見她的聲音下面就有反應。我說我下面硬了,很想讓你親一下。她說好啊,拿刀剁下來,寄EMS給我。

  我說:不行啊,遠水解不了近渴。她說:叫個小姐吧,嫖資我給你報銷,只是要注意安全。我就在這邊說:除了你,我誰都不想要。你真是把我害苦了!除了你我都沒法跟別人做了,真是人生樂趣一大損失!我一出差回來就會和她狠狠地幹一場。她的陰戶非常緊,跟我做久了也就松了;但我出一次差回來又變得很緊。

  我說我太喜歡你的下面了,夾著我的陰莖太舒服了。她問我在她身體裏是什麽感覺,我說不出來,只覺得她那裏又濕又熱,緊緊的,滑滑的,在裏面摩擦著感覺非常好。

  她是個很愛運動的女孩子,體力非常好,總是和我做很長時間。和她做完愛後我喜歡抱著她睡覺,她不願意,在夏天時嫌熱,又說我打呼噜。我每次都說:你抓緊時間在我前面睡著不就行了嗎?但每次都是我先睡著。她起身到客廳睡,但她一動我就醒,我就跟她去客廳,又把她抱回床上。她要我哄她睡覺,要我輕輕地拍她的背。

  但沒拍幾下我又睡著了。這也是男女在做完愛後身體的反應不一樣。她總是精力充沛,折騰完了還不疲倦,一會兒給我倒杯水,一會兒給我拿毛巾擦擦汗,又給我捶捶背,又給我揉揉肩。有時候她開玩笑問我在外面有沒有亂來,我說,就你就把我掏空了,我是有賊心有賊膽就是沒賊力氣。我和她用各種姿勢做愛,我總會吻她的下面,她也和我乳交和口交。但是她口交的技術不是很好,有時牙齒會把我弄疼。她也不許我射在她嘴裏。她更反對肛交,一是嫌髒,二是嫌痛。

  我有一次故意在她肛門裏搞了一下,剛插進去一點她就哭了,說痛得厲害。我當時特別內疚,摟著她不停地道歉,說別哭別哭。 她最反對的就是讓我看見她的身體。和她交往了許久,她從來不在我面前裸露全身。

  她從來不和我共浴,我實在要求,她就穿著睡衣,甯可多洗一件衣服也不肯脫掉;她洗澡的時候我要是開玩笑地看一眼,她都立刻用毛巾捂住要害部位,顯出生氣的樣子,出來後也半天不和我說話。  白天和我做愛她總穿著衣服,晚上如果我要求她脫光了,她就一定把燈全關掉;我說我想看著她的時候,她就一定會穿上衣服,至少她會把上半身遮住,充其量讓我看見她的下體。

  我問她爲什麽,她說不願意就是不願意,不願意!我每次想強行把她扒光她就和我認真計較,最後是我沒得逞,向她道歉。終于有一次我在和她玩“強奸”式遊戲的時候,我把她的手捆住,不顧她的激烈反對把她脫光了。

  她的裸體真是非常美,我覺得大腦都充血了,每個部位都充血了。我吻她,從乳房吻到陰部,發現她有點不對頭,身體冷了,一點反應都沒了。看她,她的臉發白,眼淚都要落下來了。 我趕緊把她的手解開,問她哪裏不舒服。

  她怒氣衝天地把衣服穿上,自己坐到客廳裏去了。我沒想到她對這件事的反應這麽大,道歉也沒用了,說什麽都沒用了。那天她一定不和我睡了,結果我睡沙發,她睡床。

  天亮了她仍然不理我。我想她氣就氣吧,等她氣過了再說。第二天她還是不理我,第三天還是不理我,我也不去招惹她。第四天她收拾東西,留下鑰匙就走了。 我當時非常震驚,也生氣了。爲了這樣的小事值得嗎?于是也沈默地不理睬她。結果我們誰都不理誰,言下之意就是賭氣分手了 我問她爲什麽如此對我。她說,我就要求你別做那麽一件事情,你就一定要做麽?等我冷靜後才開始後悔,她不願意一定有她的理由,不管是什麽理由,我這麽做想必讓她很不舒服,雖然很簡單的事,也許刺傷她了。

  但是已經晚了,她到外地去了。 她走以後有個女孩子追我。家裏也催我結婚,那女孩子又追得很緊,于是我就結婚了。我想的是反正不能娶她,那娶誰都一樣。我老婆是現在流行的骨感美人,非常漂亮,但她很單薄,在床上禁不起折騰,下面也比較幹,和我做不了多久就累了。

  有時候我關上燈閉起眼想把老婆當成她都不可能,想象著她的身體感覺很好,手一摸到那不一樣的肉體就沒意思了。我真是深刻體會到什麽叫碰過一個好女孩,再碰其他女人簡直味同嚼蠟了。

  等老婆生了孩子,我和她的房事就更潦草,幾下就完。在她懷孕的時候我因爲太需要了,就和另外一個女人搞在一起,那個女人比較豐滿,口交肛交都幹了,但依舊不能給我那種完美的感覺,沒多久也就分開了。 後來她回來了,和我依舊文字是在工作上合作愉快,也和我說笑,像很好的朋友。

  但總有那麽一點點隔膜在我們之間。有一次很巧,又是我和她單獨在房間。她要我幫她看看她做的一段法文翻譯是否正確,我靠近她,身體滕地一下就有反應了。她覺察了,轉過臉來看我,我也看她。她說:你休想!我說:就最後一次,你讓我吻吻你下面好不好? 她的臉紅了,很猶豫。我也不等她同意了,把她放在桌子上就扒下她的內褲。她也半推半就。我把她的腿架在肩上,看見我很熟悉的地方,她的陰唇是粉紅的,沒有一點晦暗的色彩,真像兩片花瓣很害羞地閉合著。我低頭吮吸她的陰蒂,又把舌頭伸進她的陰道。

  她立刻濕起來了,但她掙紮了一下,說,不行,快放開! 我當時真想不顧一切地繼續下去,但想到很久以前我們是怎麽鬧崩的就強忍住衝動停下來。我不想再次失去她。我說:你知道嗎,我經曆了好幾個女人,就只吻過你的下面。

  她整理好衣裙,微微一笑,說出來的話我聽來不啻于晴空霹雳。 她說:你知道嗎?你是我唯一的男人–第一次和你做愛時沒流血,是因爲小時候騎自行車摔交撕裂了處女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