閨蜜家大豬蹄子老惦記我,怎麼辦

閨蜜家大豬蹄子老惦記我,怎麼辦

和男人的前女友相比,女人的閨蜜可能是更危險的人。

前女友還可以海角天涯,嫁為人婦;好閨蜜可是耳鬢廝磨,近水樓台。

你看清宮劇里到處都是這種教訓:

乾隆收了富察氏的宮女魏氏瓔珞

乾隆收了富察氏的宮女儀貴人

乾隆收了嫻妃的宮女索綽倫氏阿箬

就連跟嫻妃如懿吵了架,他也是扭身進了如懿閨蜜海常在的屋子。

自己睡是不可能自己睡的!

所以問題來了:被閨蜜的大豬蹄子男友追逐,該怎麼辦呢?

這件事蒲松齡老先生詳細寫過,今天我們就來複盤一下。

《聊齋志異》中的名篇《香玉》,就是一篇完備的《閨蜜攻略》。

1

故事發生在青島嶗山,山上有個道觀叫下清宮。

這裡的花園在當地非常有名,有山茶,還有牡丹。

讀書人都喜歡觀花賞草,有個黃生在這裡讀書,這幾天就頗不寧靜,總覺得眼前有個白衣女子,因為她從來沒有吐過大長舌頭,還挺美,黃生就蹲在這裡想看個究竟。

白衣女子,還有一位紅衣閨蜜,都美得很不像話。

黃生此時的表現相當不淡定:

生暴起。二女驚奔,袖裙飄拂,香風洋溢,追過短牆,寂然已杳。

我們可能都背過中學課本上那篇《狼》。

「屠暴起,以刀劈狼首,又數刀斃之。」

黃秀才用打狼的氣勢直撲倆美女,比禽獸還兇猛說的就是他。

人家當然沒讓他追上,跑了。

這個時候如果是臭流氓,就趕緊去附近的茶館找王婆,打聽倆姑娘的來歷。但是書生不一樣,書生會寫詩:

無限相思苦,含情對短釭。

恐歸沙吒利,何處覓無雙?

這個沙吒利,是唐朝的一個胡人將領,就是大老粗和老油膩的混合體。

書生說:「你們要是讓那種貨色娶走了,我上哪找你們這樣的好姑娘啊。」

這是屌絲把妹的一個老招數:

我有才華。

我沒你活不了。

你不跟我,人類文化就滅絕了。

這對那種聖母心的姑娘太有殺傷力了。

白衣小姐姐竟然現身相見了:

「君洶洶似強寇,令人恐怖;不知君乃騷雅士,無妨相見。」

剛才看你猛撲過來,還以為你是壞人呢。沒想到你竟然是個文藝青年呀。

白衣小姐姐叫香玉,也是個熱情的文藝女青年,跟黃生聊得十分投機,當晚就留宿了。

她還應和著黃生的詩回了一首:

良夜更易盡,朝暾已上窗。

願如樑上燕,棲處自成雙。

太好了!你居然寫詩!這就意味著以後不用給你買包了吧。你真是我的知音!

△ 對不起串台了!

2

倆人發生關係之前,有這麼一段對話:

生叩生平,曰:「妾小字香玉,隸籍平康巷。被道士閉置山中,實非所願。」

生問:「道士何名?當為卿一滌此垢。」

女曰:「不必,彼亦未敢相逼。藉此與風流士,長作幽會,亦佳。」

問:「紅衣者誰?」

曰:「此名絳雪,乃妾義姊。」

香玉說自己是個妓女,被道士關在這裡了。

書生就要去找道士的麻煩。

這還真可以,要知道「生」就是有秀才身份的人,雖然不是正經公務員,但至少也是有編的人。

在山東有編的男性很牛的,欺負個把老道不在話下。

黃生一開始就在喜歡的女人面前逞威風,要保護人家。

第二句就開始問:「那個紅衣服的是幾號誰啊?」

對他來說,無非一段風流韻事;對對方來說,期待的卻是一生一世。

想想那句「棲處自成雙」吧。

黃生還太年輕,他不知道看上去突如其來的愛情,其實都標好了代價。

黃生每天晚上都跟香玉相會。

「你啥時候叫你那個紅衣閨蜜過來一起玩兒呀?」

一男二女三個人「一起玩兒」什麼?

那會兒還是封建社會,肯定不是叫地主、搶地主。(雖然撲克牌和蒲松齡都姓pu,但要到蒲松齡死後一百多年才能進中國)

那個朝代,那人確實可以納妾,不過一個秀才根本娶不起兩個妾。

黃生一邊猛誇香玉「令人愛而忘死」,跟她打得火熱,同時還惦記著她的漂亮閨蜜。

他只想玩弄人家。

他自己就是油膩男,活體的沙吒利。

3

香玉心裡當然不痛快,也曾嗔怪他「得隴望蜀」。

可是她若不叫閨蜜來,黃生就甩臉子不高興。

咋辦?只能去叫唄。

天下總有一種傻女人,覺得跟哪個男的睡了、好了,就要無條件滿足這人所有的要求,給他貼錢,用自己的閨蜜來獻祭。

對於黃生的無理要求,閨蜜絳雪每次都很乾脆地回絕。

黃生「深以為恨」,就是深表遺憾,就差說「黃某一貫重視和香玉朋友的關係,尊重下清宮美女的選擇了」。

香玉還得給黃生解釋:

「絳姐性殊落落,不似妾情痴也。當從容勸駕,不必過急。」

香玉竟然真的一門心思想著如何幫自己的男人慢慢搞定自己的閨蜜。

情深不壽,這姑娘要倒霉。

香玉和絳雪都是花妖。香玉的本體是下清宮內一株盛放的白牡丹,因為開得太好看,被一個姓藍的給挖走了。

什麼「我從此罩著你,誰惹你我尋他晦氣」的許諾都是扯淡。

香玉被移植後沒多久就枯萎而死。消息傳到黃生這邊,他「作哭花詩五十首,日日臨穴涕洟」。

廢物。

看起來很深情有木有?

對呀,你哭得越難過,絳雪就越心疼。

△ 黃生終於見到了念念不忘的絳雪

黃生的做法是:立刻拽住她的衣袖,邀請她來自己書齋坐坐。

等到絳雪進屋來了,黃生就展開了攻勢。

先是通過表達對香玉的思念和哀痛,在絳雪面前給自己打造一個深情人設。

很快畫風就變了,黃生感嘆自己「無福可消雙美」,心心念的還是三人遊戲。

絳雪其實才是真心喜歡香玉的人。她悲傷之餘根本就沒細想,感嘆「不知君固至情人也」。

不過她很明確地跟黃生劃清了界限:

「然妾與君交,以情不以淫。若晝夜狎昵,則妾所不能矣。」

要做soulmate。

一看絳雪說著說著態度又硬了起來,還要告辭,黃生趕緊繼續搬出香玉來打感情牌:

「你失去的不過是一個閨蜜,而我呢,我失去的是愛情!」

「是對美和世間公平的信仰!」

何書桓、楚廉、費雲帆在這一刻靈魂附體。

絳雪也被黃生的演技折服了,留下來陪了黃生一夜。

黃生求她常來陪陪自己,絳雪每次來找黃生,不過「宴飲唱酬」而已,經常會不過夜。

黃生時常見到絳雪都「欲與狎」,都被絳雪明確拒絕:「相見之歡,何必在此。」

所以她可能真的是來學寫詩的。

黃生也挺無奈,只得酸酸地感慨一句:「香玉吾愛妻,絳雪吾良友也。」

4

黃生的眼裡,推倒「良友」可是比抱緊老婆刺激多了。

跟絳雪聊天的時候,黃生總在打探絳雪本尊是哪一株牡丹。絳雪總是笑而不答。

下清宮後來大興土木,絳雪本體要遭殃,無奈向已經回了自己家的黃生(是的,黃生本來家裡是有老婆孩子的,他說香玉是愛妻,都是欺詐,最多是一個妾)求救,告訴他自己是院子里的耐冬樹。

啊,就是那棵高大而且美的山茶啊。

黃生回來救下絳雪後,又不滿她老不來陪自己,就開始折騰這顆耐冬樹:

生往抱樹, 搖動撫摩,頻喚無聲。乃返,對燈團艾,將往灼樹。

不讓我睡,我燒了你哦!

這他媽就是家暴,一點也不好笑。

黃生那五十首懷念香玉的花詩逐漸流傳到了花神手裡,花神決定讓香玉復活。

△ 山東的花神阿姨您未免也太實在了,真的相信男人的抒情啊

剛剛復活的香玉,還是魂魄狀態,看得見影子,但摸不著。

但這並不妨礙香玉幫著黃生繼續霍霍自己的閨蜜。

剛見到香玉回魂的時候,絳雪趕快迎過來,第一句話說的就是:

「妹來大好!我被汝家男子糾纏死矣。」

雖然是用玩笑的口吻說出來,但言外之意已經很明顯了:

「不想要,不好玩,還給你!」

但香玉並沒有管,反而告訴黃生,怎麼通過給耐冬樹抓癢的方式隨時把絳雪逼出來。

△ 「香玉啊,我是撓這裡就可以了嗎?」

之後香玉更是直接託付絳雪:

「我現在還是個鬼魂,沒有身形,麻煩你給我老公當一年老婆吧,就一年。」

把好閨蜜轉化成契約制性奴隸。

一年後,香玉成功復活。黃生內心狂喜:期盼已久的「攜雙美同游」終於要實現啦。

結果絳雪一句話就戳破了黃生的美夢:「日日代人作婦,今幸退而為友。」

絳雪這裡用了一個「幸」字,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別以為做了你一年老婆,我就會心甘情願跟了你了,我不過是為了完成妹子的託付。

5

絳雪也不是完全討厭黃生。

她願意跟他聊天,跟他飲酒對詩。

後來黃生死了化身植物(變成一株紅芽牡丹),被小道士誤砍後,絳雪和香玉一樣,陪著黃生枯萎而死。

做朋友,黃生很OK。

但是他作為一個男人,哪有什麼可依賴的地方呢?

吹牛、花心、遇事沒辦法、情感綁架、好色、軟暴力。

無論是牡丹還是山茶,都是植物,她們沒法說走就走,她們的命運不在這個男人手中,就在那個男人手中。

蒲松齡在一個愛情故事裡,偷偷告訴了那個時代的姑娘們的不自由,她們被迫取悅這個男人,哪怕這個男人一點都不好,在男人群體當中也是一個弱雞。

絳雪又是如何努力保持自己的獨立,卻最終沒有辦法屈就於這個男人的。

最後,她們還要因為男人的死亡而相伴枯萎。

紀曉嵐筆下北京海淀黃庄的狐狸女兒可以把老公吃窮,還可以上公堂去和老公打官司。

蒲松齡筆下山東嶗山的花姑娘們卻只能取悅一個屌絲,陪他共死。

6

今天看,黃生就是教科書式的渣男了。

所以87版《聊齋》電視劇播出的時候,給這三個人的人設,來了個天翻地覆的大變臉:

黃生不再是花心渣男,他先是化身下清宮裡的勤勞小園丁,把牡丹花和耐冬樹培養得枝繁葉茂。

後來遇到香玉,對她一心一意,恩愛無比。香玉故去,他又歷經花神的重重考驗救她復活。

家裡的原配夫人被解釋成父母貪慕女方家裡的權勢而促成的政治婚姻,孤芳自賞的黃生也拒絕了老丈人讓他走仕途的要求。

△ 原著中挖走牡丹花的「藍生」,在電視劇里成了黃生的老丈人

香玉也跟原著中的傻大姐完全不同,行為舉止竟然有點「心機婊」。

當黃生院中偶遇二女,念念不忘,半夜彈琴詠歌之時,絳雪在院中彈起琵琶應和著跟他對唱了起來。

黃生聽到歌聲琴聲,急忙走出書齋。而絳雪彈著彈著琵琶,卻發現香玉已經搶先出來跟黃生見面了……

△ 以為你我琴瑟相和,結果我閨蜜在我的BGM里打敗了我???

眼看心上人被好閨蜜搶走了,絳雪只好默默跟黃生當起了朋友。

香玉死後,黃生茶飯不思,日夜呼喚香玉的名字,絳雪也只能繼續把自己對黃生的感情埋在心底。

一次黃生害病,絳雪半夜去照顧他,實在忍不住了,趁著黃生熟睡,趴在他胸口上想待一會兒,結果還讓香玉的魂魄扒著門縫看見了。

△ 瞧這個中學班主任的表情

香玉馬上以退為進,找到絳雪,要「好好跟姐妹說說知心話」。

她勸自己的好閨蜜:不用顧忌我呀,別壓抑自己的情感啦,去代替我跟黃生好吧。

絳雪只能感覺非常內疚,然後加倍壓抑自己了……

無論是原著還是改編的電視劇,就只有絳雪一個人被各種折騰。

為什麼呢?

因為她不明白交朋友的道理。

☉ 人不應該只有一個朋友。

青春期的姑娘可能會喜歡組成這種二人同盟,但成年之後,就要交更多朋友。

☉ 朋友的老公野漢子尋死覓活,和你無關。

☉ 朋友要讓你做不喜歡的事,可以把朋友換掉。

無論是朋友、戀人還是夫妻。

永遠保持「分手」這樣一種可能。

查了查《聊齋》的演員表,發現扮演絳雪的演員鄭益萍(浙江崑劇團六小齡童的同班同學),也曾在86版《西遊記》里參與過一段三角關係——扮演牛魔王的妾玉面狐狸。

永遠,永遠都演多出來的那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