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許別人稱「朕」,為何晚年放棄自稱為「朕」?

不許別人稱「朕」,為何晚年放棄自稱為「朕」?

秦以前,「朕」是第一人稱代詞,即「我」的意思,男女老幼,不論尊卑,皆自稱「朕」。公元前221年,秦滅六國,秦王嬴政成為一統天下的至高君主。嬴政認為,自己功兼三皇五帝,為表彰自己的無量功德,體現人君的至高權威,於是從「三皇」和「五帝」中各取一字,號為「皇帝」,同時把「朕」為皇帝的專用術語,不許他人染指。然而,到了晚年,秦始皇就不再自稱「朕」了。

起因源自秦始皇求仙。秦始皇是個有神論者,他對神仙世界的存在堅信不疑,更夢想自己有朝一日也能成為長生不老的仙人。皇帝有所好,那些所謂從事尋仙造神事業的人蜂擁而至,盧生、侯生、石生、徐巿、韓終等人便是其中的代表人物。這些人抓住秦始皇求仙若渴的心理弱點,巧言似簧,鬼話連篇,像哄騙小孩子一樣對秦始皇大加欺騙,秦始皇對他們卻深信不疑。可惜,這些人騙去了大量金銀財富,卻一顆仙藥也沒給秦始皇弄來,隨之而來的則是種種借口。

公元前212年,盧生又騙秦始皇說:「我們尋找靈芝、奇葯和仙人,一直找不到,好像是有什麼東西傷害了它們。我認為,陛下要經常秘密出行,以便驅逐惡鬼,惡鬼避開了,神仙真人才會來到。陛下住的地方如果讓臣子們知道,就會妨害神仙到來。作為神仙的『真人』,入水不會沾濕,入火不會燒傷,能夠乘駕雲氣遨遊,壽命和天地共久長。現在陛下治理天下,還沒能做到清靜恬淡。希望陛下所住的宮室不要讓別人知道,這樣,不死之葯或許能夠得到。」聽了這話後,秦始皇似有所悟,於是說:「我羨慕神仙真人,從今以後我自己就叫『真人』,不再稱『朕』了。」

為了成仙,秦始皇按盧生所說,居無定所,行蹤不定,有人敢泄露其行蹤,死罪不赦,為此還殺過不少人。從此以後,再也沒有人知道秦始皇住在什麼地方。盧生提出的要求,秦始皇很快就做到了,但盧生並沒有給他弄來仙藥,壓力山大。不久,因秦始皇殺戮過重,各地儒生反對浪潮洶湧,盧生、侯生知道秦始皇不好惹,擔心他們的伎倆遲早會被識破,一旦玩不轉了,到時候性命不保,索性不跟秦始皇玩了。於是,他們隨著儒生們大罵了秦始皇一頓,然後逃之夭夭。秦始皇聞訊後大怒,於是製造了所謂的「坑儒」事件,禍源就是盧生、侯生。

盧生、侯生溜之大吉,並沒破壞秦始皇對成仙的追求,他一面派大批方士尋找仙人,一面不辭勞苦的四處巡遊,但結果仍是一無所獲。公元前210年,一代雄才偉略、功蓋千古的帝王,竟死在巡遊的路上,終年五十歲。

「秦皇掃六合,虎視何雄哉。飛劍決浮雲,諸侯盡西來。明斷自天啟,大略駕群才。收兵鑄金人,函谷正東開。銘功會稽嶺,騁望琅琊台。刑徒七十萬,起土驪山隈。尚采不死葯,茫然使心哀。」李白的這首《古風》,寫出了秦始皇的功績,也寫出了他「尚采不死葯,茫然使心哀」的死因。為了仙藥,秦始皇放棄了「朕」這個高貴的稱謂,最終也沒成為夢寐以求的「真人」,反搭上了自家性命,想想真是可憐。

秦始皇死,胡亥即位,是為秦二世。二世元年(前209年)春,大臣們上奏:「推尊始皇廟為皇帝始祖廟。……皇帝仍自稱為『朕』。」聽了群臣建議後,秦二世才開始自稱「朕」。為蒙蔽胡亥,控制國柄,寵臣趙高又在「朕」字上做文章,他對胡亥說:「天子之所以高貴,就是因為只許群臣聽聲,不准他們見面,故號稱為『朕』,陛下以後要取消朝會,身居禁中。」胡亥聽信,終日在內廷醉生夢死,慢慢被趙高架空,最終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孤家寡人。